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廣西壯族自治區 > 玉林 > 興業縣旅游

李宗仁屯兵遺址

[移動版] [查看地圖]
李宗仁屯兵遺址
李宗仁屯兵遺址為文化旅游景點。
  李宗仁屯兵遺址

  翻開民國歷史,有一位人物不能不提,他就在慢當時

  咤風云的新年桂系首領、位居民國代總統的李宗仁。李宗仁與興業有著不解緣,至今在興業縣城隍鎮的鹿峰山上仍在他當年的屯兵遺址,在民間還流傳著他“正月初一火燒天棚”和“連升三級”的傳奇故事。

  鹿峰山位于興業縣城隍鎮圩鎮東約1公里處,由二十幾座小匚玲瓏的山頭組成,這些山頭或似廬山歌的雄雞,或似睡的狗熊,或似端坐的觀音,或似-車工的蓮花,確是小匚端妙。山雖不高,但因其背連著綿延蒼茫的六萬大山,面靠人煙稠密的圩鎮村落,通州大道從山下橫穿而過,進可攻,退可守,所以,上個世紀20年代初,李宗仁就選中此地用一屯兵。

  我們爬石級、穿竹林、越石門、過小橋,七拐八彎,氣喘吁吁,才上到屯兵遺址處。屯兵遺址由一大一小兩個山谷組成,大的叫姜姐寨,小的叫和氣山肚。兩座山谷中隔芙蓉峰,都在半山腰了。

  位天回音峰下的和氣山肚是個小山谷,除前后兩堵石墻攔截,設一門通入外則沒什么太多的宮事色采用而姜姐寨地勢較高,到此細看,才令人嘆服李宗仁當年選此屯兵的高明。

  整個姜且寨谷地平坦,寬約20來畝,四周被芙蓉峰、蓮花峰、仙人峰和金秀峰四座山峰包圍著,如鐵桶一般堅固。四座山峰之間四處隘口,但實際通到山外的口只有西、北兩個隘口,皆設哨卡,碉堡。南邊隘口用石墻圍堵,只設碉堡;東邊蓮花峰和芙蓉峰之間隘口用石土墻圍堵,只設碉堡,只有一條可通一人過的石階小道與東邊的和氣山肚相通。從殘存的石墻可以看出幾個隘口的石墻和碉堡皆用石頭和三合土壘成。西隘口哨卡的門口和城墻還在,墻上用于射擊的槍眼猶存。在山寨北口哨卡附近,有一眼山泉日電磁線泉池,水清見底,四季汪涸,是山中人飲用之水,站在這些隘口古堡的斷墻看一看外邊,讓人油然而生一種險峻的恐懼。因為石墻外多是深崖絕壁,尤其是在北隘谷口處,碉堡下是絕壁深淵,要上這個隘口必要經過一條共有120多級石階的古棧道,實為險絕的“一線天”。并且,從下向上爬“一線天”,又必要先經一個需要彎腰才能通過一人的天然石門,真是“自古華山一條路”!

  山寨內滿是甜竹紫荊花、雜樹、芒草等。竹樹掩映間露出石頭壘成的斷墻殘壁,一間間排列整齊劃一,明顯可辨,一看便知是當年的兵營。在山寨東邊有幾間用竹木茅草泥巴壘成的草房,顯然是景區管理處為啟發游客想當年兵營模樣而于舊石墻基上建成的。在山寨南邊有一塊高不足2米,寬卻有2米見方的大石,日點將臺,是當年“點將臺”仿佛看到當年的李宗仁,正在這里指揮苦定,操兵遣將。

  初秋的清晨,雖不是孤身一人,但站在這空蕩蕩的山谷里看關那些薄霧隨風飄蕩、殘墻斷壁在霧中隱現,聽著偶爾幾聲鳥叫和蛤蚧的怪鳴,在想像當年駐滿將土時熱鬧和喧囂的同時,也會讓人油然而生一種神秘和悚然。

  登上姜姐寨背后的蓮花頂主峰,任憑天風鼓衣裳,放眼四眺,只見東邊和南邊綿延的六萬大山森海茫茫,松濤陣陣;西邊和北邊村鎮錯落,高樓廠房林立,公路縱橫。雖然山谷中已無人喊馬嘶,炮轟角鳴,但山下公路上車水馬龍,村鎮里雞鳴狗吠,以及工廠煙囪吐出的底裊裊白煙,給人卻是另一番熱鬧興旺的景象。我想呈現于眼前的這一幅安定祥和欣欣向榮的山水畫面,也慶是當年李宗伍屯失意于些以便東山再起所追求的境界吧?!

  李宗仁屯兵遺址之所以又稱為姜姐寨,是因為李宗仁到來前此山為一名叫姜姐的女匪首占據,筑寨稱雄多年李宗仁兵到將其打敗,并踞此屯兵休整。由于李宗仁官兵剿匪有功,軍紀嚴明,維護了地方安寧,因此深得地方富紳和百姓歡迎,他也是靠地方富紳接濟才渡過了因粵桂戰爭兵敗的難關,并在此擴充勢力,為后來的發展打下了基礎。當時李宗仁雖駐兵山中,但為便于指揮部隊與地主接觸籌集軍餉,在山上和山下的城隍大西村梁氏宗祠皆設指揮部。民國九年(1920年)正月初一,李宗仁在梁氏宗祠指揮部里與將士迎新年,當地士紳則帶了灑、肉、爆竹到梁氏宗祠向他年勞軍。梁氏宗祠民屋宇高大,四合院的天井還蓋著遮陽天棚。年的商民在天井里放爆竹,一不小心,火花忽然把天棚燒著了,眾人迅速搶救,結果雖未成災卻把天棚中間燒了一個大圓洞。陽光下照,院落反顯得更明朗了。當時許多人都信為這是不吉這兆,惟獨軍中深研陰陽怪異之說的老軍李慶廷向李宗仁道賀,李宗仁問這是何幫,李軍醫答,據他幾十年的經驗,這事是一件難逢的好兆頭,天棚上燒了一個大洞,上見天日,如果火燒成災,當然不好,起火而無災,正是上通宵漢,光照萬里,大吉大利,且又發生在大年初一,所以要道賀。這就是“正月初一為燒天棚”之說。而“連升三級”的故事倒發生在玉要城,當時李宗仁駐扎城隍,卻要常到玉林向上級報告公事,一天他到玉林公干之后與幾位高級軍官逛街,大家一起去找一位姓崔的星相家看相。同行的六七人都看過了,惟獨李宗仁人看,而姓崔的卻對他頻頻注目,并且說要替他看一看,李宗仁因向來不信,并且在這幫同竽中自己官階最低,故再三推辭,然而看相的說不收錢,加之間同行們又極力慫恿,李宗仁只好讓他看了。看過之后,姓崔的說,你的相比你同來的朋友親都好。李宗仁說:這不可能,在這里我是官階最低的。看相的人說,這關系,按相上來說,你明年要升三級。旁邊有人問,連升三級又怎樣呢?答日:“鵬程萬里,前途無疆。”事過后,李宗仁并不放在心上,誰知年粵桂戰爭又起,李宗仁由營長升幫統,接著升統領,最后升邊防軍司令。一年之內,恰恰連三級。

  盡管,這兩件事有著很大迷信色彩,但在當時的社會并什么驚異,反因與李宗仁后來的官運進展確有偶合,故在民間一直流傳。

  事實上,李宗仁兩次駐扎城隍,尤其是最后一次,在他決定自己一生命

  運的關鍵時刻,得到興業士紳指點、謀劃和軍餉接濟,渡過了難關,奠下了根基。因此,從某種程度來說,興業便成了新桂系發源地,說李宗仁在城隍“得天地之靈氣連升三級”是一點也不為過的。

  李宗仁 (18911969)  李宗仁(1891-1969)廣西臨桂人,漢族。字德鄰。黃埔軍校南寧分校總負責人。國民黨高級將領,軍事家,抗日名將,愛國人士。曾任中華民國副總統、代總統。1965年(74歲)從美國返回中國大陸。1969年逝世于北京。 宗仁和白崇禧人稱「李白」。二人是國民黨內最具實力的地方軍事勢力–桂系的中心,多年來一直合作無間。最初二人一同加入孫中山在廣州的革命陣營,又…… 詳細++

下一景區:石南石嶷塔
[以上內容由網友"一夢千年"分享。]
股票配资 杠杆